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小染染,你的小脑袋里,是不是少了些什么呀?思路与常人颇不同。”帝夜冥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染月立马舒了一口气,原来,他是以为她脑袋抽抽了。

    幸好,幸好,没看出来。林染月第一次觉得就算帝夜冥说她脑袋抽抽,她都可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于是,脸上堆笑,态度无比之好地看着帝夜冥点头再点头:“唔唔唔,你说得对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染月这么迎合的样子,帝夜冥先是一怔,随即笑意爬上脸庞,他颔首,唇线勾起道:“没想到我家小染染,听话起来的样子,这么可爱呢!为夫喜欢!”

    “喜欢你个头!”

    宝翠捂着嘴笑,看着两个人拌嘴的样子,只觉得两个人配极了,她默默地把茶水放下,转身出去,带好了门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日比兽之事,我全听说了。怎样?赢得可舒坦?”帝夜冥宠溺地看着林染月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字:爽!”林染月点头,随即立马用手指戳了戳帝夜冥的肩膀:“喂,帝尊大人,你要不要交代一下?”

    “交代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装傻!”林染月啐一口,没好气地说道:“交代一下为什么你知道我,必然会赢。”

    照说,如果碧宝是十级神兽,那它肯定是位列四大神兽之班的。

    可是,看碧宝那个蛇样儿,根本沾不到四大神兽的边边好不好!

    问碧宝,也说它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?你的神兽,为何来问我?我怎么会知晓?那碧宝又非我的神兽。”帝夜冥笑着反呛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 林染月狐疑地看看帝夜冥,唔,总觉得这个男人和碧宝暗中勾结,悄悄地隐瞒了她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帝夜冥面不红心不跳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林染月盯了他半天,一直到自己的眼镜都看酸了,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,于是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她干脆转身,走到桌子前,一下子坐下去,懒洋洋地支着头道:“也不知道白宇萌回去会怎么告状,估计白文敬明天就回来找我算账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怕?”帝夜冥也笑着走到她身旁,坐下。

    “笑话!姑奶奶还没怕过谁!”林染月挤挤眼,端起宝翠放在桌上的茶杯就往唇边送去。

    熟料,她还没有喝到茶,就被帝夜冥伸手拿过去,被帝夜冥喝掉那杯水!

    “喂!”林染月不满地那脚尖踢踢他:干嘛连喝水都要抢她的!

    “叫夫君,喂什么喂。”帝夜冥抿下一口茶水,如墨的瞳仁含笑:“何况,你要感谢为夫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?”林染月不以为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,白文敬不会来找你麻烦。不仅如此,你可知蓝禀刚和他的女儿蓝沐静已经回到帝都了?”

    “林凤超的舅舅和表妹?”林染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不过,他们也不会冠冕堂皇地来找你的麻烦。”帝夜冥说着,将茶杯递给林染月:“还不给为夫满上茶?”

    “要满自己满!”林染月没好气地拍掉帝夜冥伸过来的爪子,而后又好奇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帝夜冥笑了笑,伸手掐林染月的小脸,有被她打了一下。“为什么不来找我麻烦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林染月问道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