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画面里,林染月不知身处在什么地方,但从环境看来,仿佛是一个山洞,而山洞里,有一个一袭红衣的妖冶男子,正对着她唇边,吻去!

    就在那男子嫣红的唇就要碰到林染月的唇瓣之际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脆响骤然而起,而后玄天镜里的画面消失,恢复成一面普通的镜子。“哎呀!怎么回事……”碧宝急了,抬首就看向帝夜冥:怎么紧要关头,这个玄天镜就不灵了?那个红衣男子是谁,为什么要去亲它家主人,他们,认识吗?主人不是被那个

    琵琶精捉去了吗,怎么会在这个红衣男人手上?

    碧宝满心的疑问,可抬首看见的帝夜冥一张冷下来的脸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虽然被紫金琉璃面具挡住了帝夜冥的脸,但它能确定,帝夜冥冷脸了!

    面具下,帝夜冥的唇线绷得僵直,他的手微微握起来。

    月!修!罗!

    下一秒,帝夜冥双手背在身后,他猛然腾起,漂浮在半空中!而后,如箭一般,向着夜空直直飞去!

    他身后,碧宝和四大护法都是一惊,不过,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,也直接跟在帝夜冥的身后,尾随着他飞去。

    他们要,夜闯太另山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太另山山顶一处隐蔽的洞穴里。

    眼瞅着他的唇就要吻上林染月的唇,突然,林染月睁开双眼,然后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月修罗一滞,动作定格在这个瞬间。

    月修罗本以为林染月会一把推开自己,可没想到,她眨眨眼后,盯着他说道:“呃……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出手去,点了点月修罗的鼻尖:“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在我眼前……是该叫你美女呢,还是该叫你美男……”

    林染月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长睫忽眨忽眨的。她只当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月修罗倏地笑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攥住林染月的小手:“月儿,你忘了我吗?我是修罗啊!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太多的调查,但月修罗就是相信,眼前这个带着紫晶戒的人,就是他十年前遇见的那个人儿,林染月。

    因为紫晶戒是不会轻易认主的,如果紫晶戒愿意留在林染月身边,那么只能证明,她就是当年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靠!居然不是做梦!”

    被月修罗白皙的一只大手握住,林染月先是一愣,而后猛地叫出声来,这一次,她抽回手来,是真的推往月修罗的肩头狠狠一推!

    冷不防被推开,跌坐在地,月修罗双眉一蹙,不过他很快恢复平静的面容,站起身来,拍了拍红衣上的尘土,微笑着看着林染月。

    她正在如临大敌一般地看着自己。“怎么了,月儿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即便林染月用的是审视的目光,月修罗依旧不在意。他的思绪被牵回了他们初见之时,那时候,那个三岁的可爱小人儿也是用这样的

    眼神盯着他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时她救了他,恐怕,他早就被灭世之火烧成了靡粉吧!

    可为了救他,她代替他受了天谴,灵力被封在经脉之内,紫晶戒也变成了丑陋的胎记被封印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如今,是得了什么奇缘,竟然能解开这天之封印呢?

    正当月修罗思绪飘忽之际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