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只是,当他挣扎到了门边,即将打开门的时候。

    门突然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打开!

    帝夜冥立刻警惕地看向门边,只见是一个穿着桃红色泽衣衫的女子,微笑地看着他: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是心桃!

    看起来,心桃仿佛是来邀约他一起去楼下的,她原本一脸的微笑,只是在见到帝夜冥一脸死灰,背上有符印亮起,她的笑容骤然收起:“公子!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跪倒在地,扶住帝夜冥,有些慌乱地问道:“可是钬冰印记,毒发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帝夜冥看见是心桃,警惕的心稍稍收敛,他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心桃立刻拍了拍胸口,长舒一口气道:“幸好……幸好……”

    帝夜冥不解的看着心桃,幸好?

    印记发作了,幸好什么?

    不过很快心桃就解释了这一切:“幸好奴婢随身带着凝血丸,小姐曾经说过,公子随时有可能印记毒发,所以让奴婢随身带着这小药丸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心桃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打开了小瓷瓶顶端红色的红巾瓶塞。

    帝夜冥的视线立刻放在心桃从那小白瓷瓶子里拿出的朱丹药丸儿上。

    这一秒,心桃的心,狂跳!

    她看着帝夜冥的视线集中在那凝血丸上,心似乎漏跳了半拍:公子……他应该不会怀疑的吧?

    时间拨回到一个时辰之前。

    凌悦然手里拿着凝血丸,对着心桃,双眼布满了慎重,道:“心桃,你务必要让公子服下这白色小瓷瓶里的凝血丸。”说完凌悦然视线放在那白色小瓷瓶上:凝血丸还是那个凝血丸,只是这个白色小瓷瓶里有特殊作用!那就是,这个天囚瓷瓶可以以释放特殊的气体,凡是在这天囚瓷瓶里

    放过的药丸儿,就回吸收这种气体,再被人服用后,那人就会昏迷几个时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桃清了清嗓子,随即将凝血丸递近,送到了帝夜冥的眼前。她的声音里都仿佛带着蛊惑:“公子,服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帝夜冥清亮的眸子看了心桃一眼,随即不疑有他地从桃子手里拿下了药丸……

    就在帝夜冥把那药丸放入自己口中的一瞬间,林染月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,她拉着小奶包,关好门之后,还不忘拍了拍自己肚子,随即低头问小奶包:“吃饱了吗宝贝?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娘亲。”槿槿点了点小脑袋,亲昵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……”但!林染月的话瞬间梗住!被咽在了喉咙里,因为,此刻对面走来了一男一女……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凌悦然和帝夜冥。

    凌悦然挽着帝夜冥款款而来,帝夜冥今日一身白衣,衣上绣着淡金色的龙纹,他虽然面无表情,但却任由凌悦然挽着自己……两个人非常的亲密!

    而凌悦然,一边款款地走着,一边对着林染月扬了扬小脸,笑眯眯地道:“染月妹妹,早上好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又见面了?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耀武扬威!

    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