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时,房门被打开,田教授回来了。

    薛家良赶忙接过田教授手里的文件袋,放在桌子上,他看着田教授脸色有些发红,就说道:“您中午是不是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啊?你看出来了,是不是脸特别红?”

    田教授神情很兴奋。

    薛家良说:“不是特别红,有一点点,红的恰到好处,显得您精神特别好,脸色特别滋润、年轻、漂亮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就会忽悠我。”听学生夸自己,田教授也很高兴,她坐在沙发上,用手拢了拢两鬓有些花白的卷发,说道:“小薛,侯明走了,说说你的打算吧,你真的要辞职?”

    薛家良给导师倒了一杯水,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找个公司打工,养活自己,然后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伏下身给别人打工?”

    薛家良笑了,说:“我怎么不能?”

    田教授说:“据我所知,一朝为官,终身难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难改?”

    “官气难改,包括你的思维方式、行事方式等等,都会打上了官员的烙印。”

    薛家良笑了,说道:“我有吗?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大跟班儿的,我的思维方式应该还形不成定式。”

    田教授说:“我接触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官员,他们一边嘴里抱怨和历数这个体制内的种种不是,一边却在舒服地享受这个体制带给他们的种种特权,他们从未想过要离开。你怎么说辞职就真的辞职了?”

    薛家良笑了:“老师,您太睿智了,的确如您所说,我也不止一次听过体制内的人甚至是领导干部抱怨这抱怨那的,但他们没一个人肯放下所得辞官自谋出路的。我之所以敢,是我比他们更有辞职的优势吧。”

    “辞职还有优势?”田教授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的辞职优势就在于,我离开官场,自信能混出个人模狗样儿,他们辞职可能连饭都吃不上,这就是我辞职的底气所在。我就是去澡堂当搓澡工都能养活自己,可能比别人还干得好。何况我本身还有一技之长,别的官员却却不行,他们养尊处优惯了,辞职后,兴许都养不活自己,所以他们不可能辞职。他们还有着太多的欲望没得到满足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为了家族,为了这些鸡犬,他们放不下。而我却没有,我现在是光棍一根,而且本来就志不在官场。如果我不辞职,官场就多个平庸之辈,创业场上可能就少个业内精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田教授大笑,说:“你呀,还是老样子,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