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时的旋转观景台,带给薛家良的不再是心旷神怡和对在校时光的怀念,他感到胸口很闷,喝的酒有些多,想吐。

    余海东又要了两瓶啤酒,薛家良说道:“再要的话你一人喝,我快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余海东说:“至于吗,咱们两人也就是一人三瓶半还不到四瓶呢,你怎么就要高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恶心袭来,薛家良赶紧捂住嘴,说道:“对不起,我要出酒了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就跑到卫生间,大口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吐完后,他用凉水漱了漱口,看着镜中的自己,他本来是有些酒量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三四瓶啤酒就醉了?

    也难怪,连日来发生的事,哪件事都让他心力交瘁了。心头有火,冷不丁再喝冷啤酒,酒犯心事,不醉就怪了。

    他洗了把脸。

    余海东在外面敲着门:“家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走出卫生间,红着眼说道:“没事,就是这几天上的火太大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咱们兄弟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?”

    重新回到座位上,薛家良说:“海东,我刚才突然想起来,我晚上在旅店约了人,先走一步,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这两瓶酒刚打开,怎么也得喝完呀?再说,要走咱们也要一块走啊。”

    薛家良拎起自己的背包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跟别人定好的时间,现在已经过点了,咱们以后聚的时间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薛家良边说边匆匆离开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余海东望着薛家良的背影,他知道,凭着薛家良在计算机领域里的天赋,他真的来公司的话,那么很快他就会成为公司的老大。

    因为薛家良对市场的敏感和业务能力,远在他余海东之上。他的确存了私心,他没有忘记当年的约定,他不敢向薛家良发出邀请,那样的话,自己打拼了多年的公司,有可能易帜换主,他不能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他看着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,在心里说道:兄弟,我什么都可以帮你,就是这一件事不能帮你,对不住了。

    电梯里,薛家良闭着双眼,看来,余海东是指望不上了,他心里明明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,但就是不说那句话。

    也许,当初他不该不拿那笔“分家”钱,余海东肯定误会自己找后账来了?

    薛家良庆幸自己没有主动说出投奔他的话,虽是落魄之人,必要的骨气还是要有的,他不会摇尾乞怜让余海东赏自己一碗饭吃。

    回到旅店,他刚一进门,就听见有人叫道:“薛大哥,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宋鸽从旁边的沙发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?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宋鸽刚一走近他,就喊了起来,还用手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薛家良没好气地瞪着她说道:“嚷什么嚷!没见过喝酒的人啊?”

    宋鸽脸一红,便跟在他的后面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房间后,宋鸽胆怯地说道:“对不起了——”

    薛家良没理她。他边脱衬衫边往洗手间走,看见宋鸽还站在那儿就说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宋鸽泪光莹莹地说道:“我一直在等你,想等你回来跟我去逛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