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侯明一惊,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就不知道了,是真实情况吗?”

    武强说:“我刚才不说跟您,我只调查了一下孔思莹到底在哪儿住,其它问题,我还没展开调查,因为没跟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侯明一拍脑门,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这个……老武你看,上午开的书记碰头会你也参加了,小孔的区长这次被我拿下了,我拿她倒不是因为举报信,也不是因为你说的这些情况,因为这些情况我真的没有掌握,我是因为她的工作,其次是跟许书庭的配合上出了问题,至于你说的这封举报信,等这次调整完咱们再商议什么时候调查,我请你给我几天时间,我先跟她谈谈,有没有问题她本人最清楚,但是我向你保证,绝不会泄露信上所说的内容,这个我以党性保证,请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武强说:“侯书记,我如果不相信您,我还相信谁,咱们共事多年,您还没有让我老武不信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今天晚上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不是还开班子会议研究人事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正好等常委会形成决议后,我借这个机会找她谈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才有了侯明不顾身体的疲惫和不适,散会后赶回省城,约见了孔思莹。

    侯明深知,就是自己的病容自己,省委也不会容自己多长时间,年底了,各级党委都在考虑人事问题,正是一个拿掉他的好借口,别看他积极为岳东办事,那也不行,如果换成另一个人,说不定为岳东办事会更积极,更没有原则性,这是事实,谁都明白的道理。他侯明不是再三跟岳东讨价还价吗?在关乎寈州大利益面前,侯明并没有让步,包括眼下古石桥的挖掘。

    根据目前形势,岳红军动薛家良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动他的可能性却非常之大,因为老天送给岳红军一个现成的借口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抓紧时间,处理清手头的工作,不曾想,又出来这样一封举报孔思莹的信件,还是省纪委转下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见到孔思莹。

    孔思莹接到他的电话后,已经在党校食堂吃完晚饭了,她特别激动,自从上次侯明跟她谈过话后,她还没见过他,更没有给他打过电话,因为她知道侯明的夫人肯定会在医院陪床的。

    也正在她掐着手指头算计有几天不联系他的时候,他的电话到了。

    侯明问她吃饭没有,她娇滴滴地说道:“我的侯哥呀,党校的作息时间是非常规律严格的,到点下课,到点吃饭,俺早就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侯明说:“既然这样,我就省了,两个小时后,在党校后街的咖啡厅见。”

    孔思莹喜出望外,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侯明笑了,说道:“傻丫头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但愿两个小时后你有了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孔思莹非常高兴,找出自己最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